编辑手记:
这两天,黄浦江主题灯光秀又火出了圈,小编又一次为外滩迷人的灯光感动不已。犹记得2018年底,外滩灯光改造基本落地之际,云知光一行人就赴上海“探店”,专访了参与外滩灯光改造的几位重要人物:黄浦区灯光景观管理所所长陶震、美国顶级照明设计公司Fisher Marantz Stone首席设计师Charles Stone,以及大家最熟悉的十聿照明设计总监Uno Lai赖雨农

今天我们来回顾一下Charles Stone先生的专访视频和文章,另外两篇文章可点击以下链接查看👉
上海外滩灯光总设计师陶震:我只是一个摆渡人
赖雨农:在奔跑中捕捉外滩的美

外滩灯光主题曲《外滩漫步》



Fisher Marantz Stone(以下简称FMS是美国顶级照明设计公司,FMS 从 1971 年起已经为超过3550个国际项目提供创新的照明解决方案,经其点亮的地标项目更是屡获国际照明大奖。代表作包括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哈利法塔、纽约新世贸中心和平鸽车站和世贸遗址纪念光柱、上海金茂大楼等知名项目……

Charles Stone 先生作为 FMS 首席设计师,拥有30多年专业照明设计素养,是许多知名项目的设计者,也是本次上海外滩夜景改造项目唯一一位海外设计顾问。这位洋顾问怎样打造曾经的十里洋场——上海外滩的灯光?听听他本人怎么说 👇


(本文内容来源于去年12月份云知光对 Charles Stone 的专访,同时刊登在2019年第十九期《eLicht 云知光》上)


Charles G. Stone
Fisher Marantz Stone 照明设计
首席设计师

Charles Stone 跟上海这座城市的缘分始于上世纪90年代,他和太太前来度蜜月,只因他想来中国看一看,他记得当时的浦东还只有东方明珠电视塔。1999年再次来沪,他完成了浦东金茂大厦项目的立面照明设计。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接近20年后,上海最具地标意义的外滩项目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海关大楼的照明设计由 Charles Stone 主负责,具体设计执行则是由十聿照明完成。在海关大楼顶楼,从左到右,分别为赖雨农、Charles Stone,以及十聿照明负责海关大楼设计落地的设计师 Jeff 。

“我不是上海人,也不是中国人,我怎么能跟这么多的中国人谈论如何设计他们的城市?”

他觉得这是一件很冒昧的事。可最终他还是接受了挑战,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不管什么地域、什么项目,其效果都是要对“用户”负责的。设计服务于人,这是一种荣幸。所以在跟城市管理部门讨论的时候,他谈论更多的是“人”的问题。他相信,这也是自己最后会被选中的原因。


一段奇妙的弧线


Charles Stone 将参与外滩项目的这一段时间称为他人生中一条奇妙的弧线。为什么奇妙?因为整个项目的体量是非常惊人的,覆盖了45公里黄浦江段(当然,外滩只是其中一段),在他的经验里,这样大的体量包含了超过10年的工作量。然而,他们花了6个月时间就完成了。


从(2018年)4月到12月初,Charles 和他的团队每隔几个月就会来到这里,以从未有过的快速度和高强度工作。在他的印象中,光明顶上的控制中心,这个小小的房子里,灯光就没有熄灭的时候。

▲光明大厦顶楼的控制中心内,工作人员在给大家介绍项目目前的调试情况。随着罗威的《外滩漫步》音乐响起,外滩建筑群的灯光跳跃起来,Charles 和赖雨农也都安静下来,细细聆听和观赏。

这次来上海之前,赖雨农给他发了一段项目视频,他看完默默地说了一句,“我需要喝一杯(冷静一下)”

这是他职业生涯里少有的“灯光联动”项目,第一次看到联动的效果,一时间他觉得有点恍惚。此时站在控制中心,亲眼目睹灯光随着音乐跳跃,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真是一段奇妙的体验。


“最好”or “最合适”


在接触这个项目前,Charles Stone 对于这个“十里洋场”的认知并不深,但是这些“西洋”建筑形态他并不陌生――他知道每种建筑风格下,建筑的比例或柱子的特点,他了解各种穹顶或立面的最佳照明方式。所以当黄浦区灯光景观管理所所长陶震提出采用 2200K 的钠灯色时,他一开始感觉非常难以接受。

▲在外滩上,偶遇了一位上海阿姨(秋韵),她酷爱摄影,得知 Charles 和赖雨农是外滩夜景的照明设计师时,连连夸赞,上图就是她拍摄的改造前的上海外滩。

不论是从技术还是审美的角度来看,“钠灯色”都不是一种好的选择,而是一种局限。可是从情感上说,它代表了上海外滩的形象,代表了上海民众的集体记忆。在了解还有更多的可能性之前,他们还需要时间去适应。

▲如今的外滩,雨后,Charles Stone 蹲下身子拍照时,一个穿着粉色雨靴的小女孩突然冲入镜头内,旁若无人地玩起水来。他开心地将这一幕记录下来。

这其实是“最好”与“最合适”的博弈。最终他做出了让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项目采用的是1800~3000K 色温可调的 LED 光源,可以匹配不同的建筑材料,可以实现动态的效果,可根据决策者或建筑师的意见提供灵活性的调整。


穹顶照明的“世界难题”


Charles Stone 负责的外滩12号(浦发银行大楼)和13号(海关大楼),是处在外滩中段最为重要的两幢建筑。

浦发银行大楼,原汇丰银行大楼,刚建成时就被称为“从苏伊士运河到远东白令海峡最讲究的建筑”。设计大楼的是公和洋行的建筑师威尔逊,他在1920年初便完成了设计稿。

但经过一年多的推敲,他决定化繁为简,将大楼立面原来细密的雕刻统统去掉,只凸显出整栋建筑的比例和线条,整个立面处理是严谨的新古典主义手法。然而大楼的顶部却是仿古罗马万神庙风格的穹顶。外滩的建筑就是有这种魔力,明明是几种建筑风格糅合的产物,但是却又出奇地和谐。

▲从钟楼上看外滩,旁边是浦发银行大楼

走进浦发银行的大厅,就如同走进了一间恢弘的神殿,八角形门厅穹顶的马赛克镶嵌画让人看得目眩神迷。在艺术家们沉醉于穹顶内的饰画时,照明设计师却头疼于穹顶外部的照明。

此前,由于建筑的艺术价值,照明方式都比较保守,灯具绕在圆顶旁边打光,这就造成两个问题:一是光线不均匀,二是均匀度上也会出现斑驳,影响视觉观感。关于打亮这个圆顶的灯光技术和装灯线路,俨然已经成了跨越百年的“世纪难题”。

▲上海浦发银行

然而众人眼中的难题,被 Charles Stone 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在四个角落各安置了四盏灯直接从远处对圆顶进行打亮;正前方外滩观景平台处设计了三个休息凉亭,每个凉亭上置四盏投光灯,将灯的角度做得很小,只照亮前者照射不到的中间部位,由此达到均匀洗亮的效果。


钟楼之言,醍醐灌顶


外滩的典雅和浪漫,在于徐徐江风轻掠过的华丽洋楼,也在于海关大楼整点敲响的钟声。

海关大楼同样是威尔逊设计的建筑,结合了欧洲古典主义和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的优点,设计不仅保留了古典的多立克柱廊,还有哥特式的钟楼。钟楼是仿英国伦敦国会大厦的大钟而建,是亚洲第一大钟,也是世界著名的大钟之一。

▲钟楼

也许是因为大楼自1927年建成就一直是这座城市的海关,功能也从未变化过,因此在大家的印象里它就一直只是一座海关大楼。

所以在讨论设计方案时,当 Charles Stone 一言指出,它同时还是一座钟楼,所以钟面的亮度应该是最高的,大家才突然像是被一棒敲醒了。用赖雨农的话来说就是:这是醍醐灌顶的一句话,让大家找到了海关大楼的装灯和调试方向。


外滩建筑的照明和摩天大楼没有区别


所有人都觉得,外滩项目很重要,外滩上的建筑很独特,Charles 也不例外。

但是从技术的角度来看,他不认为外滩建筑跟常见的高楼大厦有什么不同。因为当我们用技术来解决问题,不论是一段2米高的墙垣,抑或是一个现代高楼的高大立面,它们所涉及到的不过是数字的计算和度量,没有本质不同。

历史建筑在细节处的复杂性对于灯光来说是一个挑战,但幸好有 LED 技术。众所周知,LED 已经全方位覆盖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还在不断更新,以往是以20年、40年为技术迭代的计量单位,现在几乎每隔18个月,技术就经历一轮新的迭代。

所以,Charles 不愿意拿外滩项目跟任何其他项目相比,因为照明技术的更新太快了,就在我们吃顿早餐的时间里,技术可能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革。

▲当下的外滩

技术的进步决定了在这个历史节点我们可以用什么方式去照亮这些建筑。Charles 和设计团队为外滩项目设计出了一系列的技术解决方案。

小到一个小角落,大到整个石头立面的照明,以及钟面的照明,入口的照明等,都有了切实可行的设计方案,并且便捷地应用到所有的建筑上。而这样的应用方式,在10年或15年前都不可能做得到,它只属于当下。

而当下是,十里洋场换上新的光彩,擦亮了建筑,留下了记忆。


小花絮


光明大厦的楼顶是观看外滩夜景的绝佳位置,项目实施过程中 Charles 已经来过不止一次了。这次再来,看到已经整体完工的外滩,他忍不住丢掉雨伞,兴奋地跟记者说:“帮我拍一张,我要发给我妈妈看。”



▲ 左起:特约记者UNO赖雨农,Charles Stone,云知光联合创始人梁贺


采编团队:梁贺、梁秀珊、林少莉、董银意、张辉帆
视频拍摄团队:林伟超、张国涛
特别鸣谢:
陶震、钱锦柯、李炜(上海市黄浦区灯光景观管理所)
Charles Stone(Fisher Marantz Stone 照明设计)
赖雨农、刘采菱、洪嘉甫(十聿照明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