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对极简主义的概念都不陌生,那么你是否知道其设计风格可以大致分为北欧极简、德国极简、日式极简。这三种极简风格诞生的原因各不相同,与其人文历史、地理环境等有着关联。本文将用浅显的文字,为大家简析这三者的异同,并在最后延伸介绍无意识设计概念。


1

北欧极简设计


北欧,狭义上可以理解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瑞典、芬兰、丹麦、挪威、冰岛共同组成的北欧五国。由于设计理念,工艺传统等相互沟通,并具有一定的交集,一般统称这五国的设计为北欧设计或斯堪的纳维亚设计


由于北欧地区人口密度小,自然资源丰富,而它处于北极圈附近,气候非常寒冷,造就了
北欧极简设计风格独有的特点——将德国严谨的功能主义与本土手工艺传统中的人文主义融汇在一起,设计更理性,以功能性为核心,讲究简洁、自然、环保、追求实用和舒适性;为防止冬日人过于抑郁,色彩较丰富、饱和度相对较高,体现出温馨、可爱的氛围。


宜家家居(IKEA)就是一个很典型的北欧极简设计风格代表,其产品因朴素而有机的形态及自然的色彩和质感在国际上备受推崇。


▲宜家家居


2

德国极简设计


提到德国极简设计,就不得不提及包豪斯主义。包豪斯现今代表着一种风格、概念或精神,被广泛运用在各设计领域当中。包豪斯最初则是一百年前在德国创立的一所学校,虽然该校仅存14年,却是现代设计的摇篮,其所提倡和实践的功能化、理性化和单纯、简洁、以几何造型为主的工业化设计风格,被视为现代主义设计的经典风格,对20世纪的设计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我们正处在一个生活大变动的时代,旧社会在机器的冲击下被粉碎...在我们的设计中,不应该简单地在形式上洎求变化...我们反对将功能和形式本末倒置的做法,我们一贯认为形式是由功能决定的,井强调机器对工业设计所起的决定性作用。


工业革命后的德国工业大力推行工业发展。大工业产品的弊端是:粗制滥造,产品审美严重落后。技术人员和工厂主一味沉醉于新技术、新材料的成功运用,只关注产品的生产流程、质量、销路和利润,并不顾及产品美学设计。而另一方面,艺术家不屑关注平民百姓使用的工业产品。因此,当时工业产品的设计与品质的矛盾十分突出。


包豪斯的创始人瓦尔特·格罗皮乌斯以极其认真的态度致力于美术和工业化社会之间的调和。他力图探索艺术与技术的新统一,并要求设计师“向死的机械产品注入灵魂”。


瓦尔特·格罗皮乌斯和包豪斯主义的影响,那个时代诞生出了许多沿用至今的现代设计概念。比如最著名的“少即是多”,是指简约、无过多装饰的风格。虽然极简设计在现今很普遍,但在过去盛行雕梁画柱的时代里,是一个特别创新的设计风格;而“忠于质材”则是讲究材料特性的发挥,重视科学当中的理性;而“形式追随功能”便是倡导设计师重视功能性与实用性。


如下图包豪斯风格的家具和建筑物不会有过多的装饰,常见简单利落的线条、曲线,材质和建材上也很纯粹;而
在平面设计上包浩斯的常见表现形式则是运用「几何」和「三原色」,画面整齐、简约


△马塞尔•布鲁尔——瓦西里椅


△瓦西里·康定斯基——黄·红·蓝


3

日式极简设计


日本的极简始于对信仰的追求。日本的极简起源于禅宗,更多的时候强调的是精神层面的,再加上日本的国土资源有限以及战争的原因,在设计时的出发点更趋于回归原点,提倡节约、简朴、谦逊、不铺张浪费,虽物资匮乏但心灵充裕。


日式的极简内敛空寂,带有东方的禅意,更加纯粹、克制、自省。注重整体的协调性,是日式简约非常重要的特点。
日式的设计,色彩是严谨的,克制的,一般不会有太多的颜色,更多的是白、灰、原木色,追求整体的协调统一,不会有很强烈的色彩冲击,感觉更柔和,更安静。


说到日本极简设计,很多人都会想到无良印品,一家非常有个性的日本公司,由设计师田中一光一手创立,现由日本设计大师原研哉担任艺术总监。原研哉认为,日本的极简主义其实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极简或简约,而是来自日本民族的虚空概念。


原研哉


4

极简不是简单,更不是简陋


无印良品创立时的基本理念是通过对制造流程的彻底简化,创造一批极其简单、低价的产品,甚至打出了“无设计”的旗号。但实际上,为了达到“无设计”的形式,无印良品更需要高水平的设计,这样才能通过产品本质的美来吸引顾客。因此,无印良品的设计虽然朴实无华,但却透露出亲切人心的美感,散发着独具日本特色的“wabi”气息。


以无印良品的沙发为例,简单的设计让它能适应任何环境、任何人群,无论是年轻人现代风格的家还是传统日式房屋,它都能很好地融入环境,而不显突兀。


▲无印良品沙发


看了以上三种极简风格的介绍,我们可以来归纳一下其各自的特点:



北欧极简:因其处于高纬度地区,冬季漫长严寒寒冷,木材资源丰富,其设计以功能性为核心,擅长运用木材,讲究简洁、自然、环保、追求实用和舒适性;为防止冬日人过于抑郁,常采用丰富且饱和度相对较高的色彩,整体搭配体现出温馨的氛围。


德国极简:德国工业发达,主要强调其“形式追随功能”的特点,在现代建筑或工业产品上体现为,造型为功能服务,大大减少不必要的装饰性元素等。


日式极简:受国土资源匮乏及战争的影响,加上受禅宗的影响,日式极简倡导设计师在设计时节约、简朴、谦逊、不铺张浪费。


大致了解了几种极简设计风格之后,我们还可以再延伸一下日式极简的无意识设计。


泽直人

日本知名产品设计师,被授予皇家工业设计师(英国皇家艺术协会)称号。




1956年出生于日本山梨县,IDEO 最早期设计师,1996年,于IDEO东京工作室任支社长;2003年成立深泽直人设计公司。


无印良品(MUJI)的灵魂人物;武藏野艺术大学教授;多摩美术大学综合设计学科教授;日本民艺馆第五代馆长。


家用电器和日用杂物设计品牌 PLUS MINUS ZERO( ±0) 创始人;也是三宅一生基金会创建的 21_21 DESIGN SIGHT 总监。


三十多年的设计生涯中,其作品赢得了全球认可,获得五十多项国际大奖,美国IDEA金奖、德国IF金奖、“红点”设计奖、英国 D&AD 金奖、日本 Good Design 设计奖等。


曾为多家国际知名公司做过产品设计,如苹果、爱普生、耐克、夏普、日立、东芝等。


深泽直人在自己多年的设计实践中发现:人类无意识的行动中隐藏着设计原理,并将之命名为“Without Thought(无意识)”,即现在众所周知的无意识设计。


深泽直人被喻为是启发了Apple和Intel的设计师,众多知名的设计公司很早便开始从其设计中寻找灵感,在很多为人熟知的产品上,都可以看到深泽直人设计的影子。下面我们来看看深泽直人的作品吧~


无意识设计(Without thought)


无意识设计又名直觉设计,其本质源于设计师对人们日常生活中无意识行为的体察与思考,并将这些无意识行为转换为可见的设计。深泽直人为无印良品所设计的壁挂式CD机便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理念。

MUJI经典CD播放器


方形播放器和圆形的CD组合起来挂在墙上,看起来就像常见的排风扇一样,它甚至还带着和排风扇一模一样的拉绳。看到它的外形,我们就能想象到,拉下拉绳以后,CD会像扇叶一般慢慢旋转起来,当它的旋转趋于稳定后,美妙的音乐就传播开来,像气流从风扇中被吹出来一样。


▲MUJI电饭煲


当你盛饭后,会不会发现手中的饭勺无处安放,这时,MUJI电饭煲盖子上的凸起的长条,刚好可以搭放饭勺,同时也不会过分影响电饭锅干净整洁的外观。


上图这两个产品通过设计引导人们下意识的行为,一切的动作流程变得行云流水般顺畅,让人在无意中接受设计带来的便捷和趣味。其实,每个人的内心中都积淀了丰富而宝贵的生活经验和情感记忆,深泽直人在这基础上,以设计调动起人的潜意识,人在这潜意识的驱动下自然地使用物品,让人与物的交互过程变得无比和谐,达成轻松愉快的连续交互过程,解决了产品与使用行为的不连续问题。


恰如其分的设计(Appropriate solutions)


深泽直人的作品中并没有特点鲜明的个人风格,比如偏爱的材质、色彩或是装饰手法。但是,与很多日本设计师一样,深泽直人的设计中很突出的一点,那就是简约。


这种简约来自他心中对“人”的尊重,深泽直人希望通过设计满足人内心深处无形的需求,努力让设计“恰如其分”地适合于它所在的环境,摒弃以莫名其妙的个性来夺人眼球、刺激人心的行为,根据实际情况来让设计契合各方面的约束条件,从而使设计看上去非常自然,拥有一种永恒的简约美感,用户使用起来也得心应手,方便高效,让人觉得“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东西”。


为了满足自己对设计的和谐的追求,在形式上,深泽直人通常选用与产品的功能和所处环境相适应的单质、单色,将材质、色彩消融在物的神韵之中,最终,这种形式不但满足了他的设计追求,还展现出了日本设计特有的美与纯净。


我们知道,好的设计会让“人-物-环境”这一整体关系得到改善,而深泽直人正是围绕这一核心去进行设计,让设计物和谐地融入周围的环境之中,而人在使用物的过程中有着比往常更好的体验,甚至被引发出情感上的共鸣,心情更加愉悦,这也是当今工业设计独特的价值所在,需要我们去深刻学习、笃行致远。

恰到好处(Just right)


PLUS MINUS ZERO(±0)是深泽直人参与创立的产品品牌,±0旨在重新设计那些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产品,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舒心的同时,保持产品的低价、低调、与众不同。


人们的生活中一直有着各式各样摇摆不定的欲望,±0便意为以有着恰当功能、恰当造型、恰当大小、恰当价格的产品来平衡我们的欲望,以一切都恰到好处的产品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和谐,没有一丝会扰乱人与物关系的多余设计。


热水饮水机



煮水是西方咖啡和茶文化的核心,也是日本的茶、茶汤和面条茶(noodle-tea)的核心。因此,深泽直人认为热水机需要有一个能与之经常一起使用的物品相适合的外形。这个热水机的外观是简单的、中立的、柔和的,是适合多种文化环境的。


COFFEE & TEA MAKER



通过可换的过滤装置,这台水壶既可以泡咖啡也可以沏茶。过滤装置被放在了壶里,外形便可以进一步精简,去除多余的外在结构,这样的器具就适合放在餐桌上了。


深泽直人灯具设计


带有圆盘的灯 ±0



当人们回到家,会把钥匙、手表、钱包这些随身物品都掏出来放在一起,这个带有圆盘的灯就是从这个情景出发设计的。


当你回到家,掏出杂物并放好它们,打开灯,一系列的连续行为过程后,生活便从工作模式切换到私人模式;靠在床边读完一本书,取下眼镜并放到托盘中,顺手压下开关把灯关上,休闲模式变成了休息模式……


通过这一系列的连续行为,这个带有圆盘的灯不断切换着人们的生活模式。


A4灯 ±0



一包500页的A4打印纸是我们无比熟悉的办公用品,A4灯的尺寸与它完全一致。这样,灯便与办公环境中的一切产生了关联,它可以和谐地融入书架、桌子、文件柜之上,能被夹在各种物品之间。


哆啦A梦紧急出口灯



哆啦A梦是日本最著名的动画形象之一,深泽直人说它是一个被所有日本人都喜欢的国家英雄。深泽直人把紧急出口标志上的小人换成了哆啦A梦,紧急出口变成了“任意门”,这是一个激活文化记忆的顽皮设计,趣味十足。


瓷片灯·INAX



在思考瓷片设计时,深泽直人想到了把一块瓷片做成灯的想法。他认为,与其把灯设计成一个灯具,不如先设计灯本身。灯能与墙体融为一体,就太和谐、太完美了。在这个设计中,丝毫不要强调灯具的存在,灯在关闭时,它就变成了一块瓷砖,隐形于墙壁之中。


HASHI LONG灯 ARTEMIDE



这盏灯的功能会随着它角度的变化而变化:倾斜时,它是一盏工作灯;垂直时,它变成了台灯,还能给房间营造出一种环境光;水平时,它又变成了一盏氛围灯。摆式铰链藏在灯的一角之中,这使得台灯在倾斜时的样子很奇特,它看起来仅仅靠一个圆角就固定在那里,仿佛静止在时空中一样。

AMAMI 台灯 DANESE



这盏灯由一片塑料制成,灵感来自于传统的圆锥形灯罩。在设计时,深泽直人用一条线就画出了它的完整截面。


WAN 碗灯 YAMAGIWA



内部有未填满的铁粉,你可以通过摆动这盏灯来随意调整它照射的方向。


NICIA 吊灯 ARTEMIDE



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水平的灯过于平常,把灯倾斜,感觉它就变成了一个照亮着某个特别东西的灯。


ITIS台灯




深泽直人设计的ITIS造型十分简洁,只不过是两个CD大小的圆盘以一个深入圆盘圆心的支臂连接起来,但当灯被打开时,投射出来的光环却是完美的圆,毫无铰接缝隙的阴影。事实上,深泽直人设计的LED光源仅仅是圆盘下的一小块区域,而且在偏离圆心远离支臂的一侧,但残缺的圆盘却与投射出的光环紧紧联系在一起,营造出一种神奇的感觉


深泽直人电器设计


空气净化器 MUJI



在办公楼内,通气管道的入口是一个百叶窗型的盖子,室内浑浊的空气通过它被排放出去。深泽直人便利用这一形象,把空气净化器设计成类似的百叶窗形状,因为它们都有着清洁空气的作用。这样,以外表来阐释物品的功能,在无意识中加深了用户对产品的理解。


打印机 EPSON



没有先考虑外观,深泽直人在一开始便围绕着打印机的使用环境和人相应的行为来进行设计。他发现人们会打印多份不同格式的文件然后选择效果最好的并丢掉剩下的,或是无意打印出很多不用的废弃文件,因此垃圾桶是与打印这一行为紧密相关的物品,他便将打印机与垃圾桶结合起来,设计出了这个颠覆传统形象的打印机。


以上就是这次的全部分享内容,期待大家的留言交流!






壹启工业设计由苏州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云知光照明学院签约讲师张欣老师创立于2008年,多年来专注于灯具设计,提供产品整体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