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手记万物皆可盲盒,第五届云知光论坛上,我们特别策划了一个“辛辣盲盒”,这个环节不同于以往的圆桌讨论,我们提前征集各种或诙谐、或尖锐、刺激的问题装进盲盒中,让嘉宾老师们现场“玩心跳”,这个环节还被广美的林红老师称赞为云知光论坛最有亮点的策划


在西蒙·建筑·光分论坛上,我们邀请了上海格锐照明设计合伙人&设计总监 张宸露作为主持人,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光环境设计院技术总监&第三设计所所长 方方、TS照明设计创办人/总设计师 钟鸣、BPI碧甫照明设计董事&上海办公室总经理 王凯、西蒙 专业渠道推广部经理赵佳俊、华彩光电副总经理滕云作为问答嘉宾参与到了建筑·光分论坛的辛辣盲盒环节,面对网友们各种刁钻又有深度的问题,进行了充满心跳的紧张问答。

▲从左至右:张宸露、王凯、钟鸣、方方、赵佳俊、滕云


Q1 to 张宸露

作为光源系的本科生,想从事照明设计,需要补充哪些方面的知识?有什么推荐的书吗?


张宸露 上海格锐照明设计合伙人&设计总监


我本科是复旦光源系的,研究生到美国伦斯勒理工的照明研究中心学建筑照明,这些经历让我体会到其实照明设计是一门综合性的学科,设计师要懂建筑、懂景观、懂艺术等等,因此我不能够给你罗列出哪些需要学习的知识,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好的设计师,那就需要全面发展,必须不断补充新的知识与能力


关于推荐的书籍,其实云知光一直有在发行很多关于照明设计的书籍,包括国外照明书籍的翻译版,例如《室内照明设计》、《用光设计》等,以及最近广州美术学院的林红教授与杨一丁教授合著的《照明艺术设计·光与空间形象》,这本书里非常系统地把他们的照明课程做了梳理,可以学的内容还是挺多的。




Q2 to 方方

您在大型传统设计院里做灯光设计,大院一般都有条条框框,您觉得这对您的设计创意会有束缚吗?


方方 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光环境设计院技术总监

我目前没感觉到有很多的条条框框,其实所谓的条条框框就是规范的问题,大院在出图、审图的时候会更加规范、严密,但是我反而觉得这些规范性的东西会让整个项目得到系统性的统一,因此我不会觉得这对我的设计创意有束缚。




Q3 to 滕云

华彩一直做线形照明,现在也在往筒射灯、办公照明发展,看上去有点偏离原有的形象定位,这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虑?


滕云 华彩光电副总经理

我们华彩的企业管理里面有10字箴言:专注、专业、极致、迭代、创新。因此COLORS品牌诞生12年来,在产品研发上,一直专注于线形照明领域,即使创新的基因使得我们敢于在其他领域大胆尝试,但始终不偏离主线,这从我们的6大系列产品线可以看得出来。


到目前为止,我们总共有6个大系列的产品线,从大家所熟悉的作为基础光源的线形灯带以及衍生的霓虹灯带,到我们所专注的建筑空间一体化照明,以及到轨道照明,再到在天地墙沿之间可以自由穿梭应用的线形照明,以及到最后专注于配光的线形办公灯具,其实华彩一直专注在线形照明领域。




Q4 to 方方

你现在做设计用的是国际品牌多还是国内品牌多?为什么?


方方 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光环境设计院技术总监

其实我甲方预算,当然有些国际品牌因为时间的积淀会有更加特殊细致的产品,但也不能否认国内品牌这两年的进步,我对国内的品牌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Q5 to 钟鸣

专业的(或者说独立的)建筑照明设计会变得更普及吗?是好事还是坏事?为什么?

钟鸣 TS照明设计创办人/总设计师

照明设计现在已经越来越普及了,但我觉得普及不一定是好事,也不一定是坏事。主要还是看受众面对于建筑照明的理解,价值观是否正确。如果大家认识的建筑照明是一个错误的方向,这个事情就会变成坏事。

所以我觉得照明界的文化价值观引导是现阶段一个比较重要的事情,让这个价值观朝着比较优质的路线去走,即以理性的路线去思考,我觉得这会让照明设计的普及变成一个好事。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看你怎么去引导,你把事情做得极端了,好事也会变坏事。




Q6 to 钟鸣

设计时想选择更有设计感的灯具,但是业主不能接受由此带来的预算,这时候可以怎么处理?


钟鸣 TS照明设计创办人/总设计师

作为一个专业的照明设计师,我们更注重灯具内在的设计感,也就是效率、反射器、结构封装,包括它的小型化和经济性,需要把这些东西整合起来,才会是“有设计感的灯具”。


但是这些问题又会回到一个内循环的大问题,就是需要好的设计思路去带领灯具器具的发展,从而降低它的预算,让更多业主能够接受,因此我希望我们的国产品能够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带领行业更好地发展,实现一个好的内循环。




Q7 to 张宸露

什么样的建筑才是“好的建筑”?如何看待“人·建筑·环境”三者的关系?灯光设计所承担的社会责任?


张宸露 上海格锐照明设计合伙人&设计总监

什么是好的建筑,我觉得有两点,一是设计好不好,第二个是它的使用者喜不喜欢。一个好的建筑一是经得起时间的洗礼,二是它的内部可以为使用者提供更好的服务,两者相结合,才是一个好的建筑。

如何看待人·建筑·环境三者的关系。我觉得可能因为照明设计在我们国家的发展时间还比较短,比如说IALD或者IES,它们都是历经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那么它们对于照明设计作品的评选标准会有很多维度。


但是现阶段国内的照明设计很多时候确实没有考虑到人的因素,这也是为什么WELL在国外的铂金级认证项目很多,国内却很少的原因。所以说做一个好的设计,不仅仅是照明,人·建筑·环境三者一定是不可分割的,必须要统一去考虑的。


灯光设计师所承担的社会责任,这个话题其实很大,我觉得作为一个未来可能还要在这个行业里服务几十年的设计师,我们承担的责任并不是把整个中国的照明做得更亮,而是应该把整个中国的照明做得让人觉得更好,所以我们应该传递更好的审美观和价值观,将更好的光环境给大家。



Q8 to all

如何看待产品和设计上的抄袭,或者说借鉴?


王凯 BPI碧甫照明设计 董事&上海办公室总经理

我觉得抄袭和借鉴不能混为一谈,抄袭的产品对业主短期的利益来说是有利的,但长期来看,这种产品的设计与制作过程没有经过时间的验证,未来在运营过程中,出现问题的概率非常大,这在我们过往的项目中经常发生,尤其是定制型灯具。


照明设计板块的抄袭我觉得比较少,但是不置可否的是,其实现在国内很多照明设计师的设计风格差异不是特别大。我觉得每个设计师或者设计团队都需要有非常鲜明的特点,百花齐放,这样对于市场或业主来说,他可能会更懂得如何去选择,但是现在国内的客户还不太会选择,只知道照明是一个配套的顾问。


滕云 华彩光电副总经理

我们小时候上课回答问题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懵的,第二种是背的,第三种是理解了所以知道答案。


对于这个问题,我理解的模仿也有三种状态,第一种是生搬硬套地照抄;第二种是反向的模仿;第三种我认为应该是从模仿中理解,然后到创新。很多时候我们做产品也是在模仿我们的前辈或者大师,先模仿他们,通过模仿获得一些新的理解,以至于到最后再做创新。


其实我觉得各行各业都有这样一个状态,不管是做关键产品还是跨界产品,其实都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模仿或抄袭是一个度的区别,通过模仿再到创新,这是一个好的状态,而一味地模仿那就是抄袭。




Q10 to all

有没有被业主要求过,用灯光让建筑变得截然不同呢?


方方 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光环境设计院技术总监

我最近一个项目就很纠结,因为这个项目完全被功能所框定了它外表皮的结构,所以不是特别美观,业主就希望我把它做得在晚上好看一点。


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分两个角度来看,我当然有能力可以让它变得截然不同,截然不同的前提是业主的支持以及符合建筑本身的特性,我不能让它截然不同到不能理解,也不能让它的截然不同脱离了预算。所以我是被这么要求过,我觉得这个事情不是特别好搞。


钟鸣 TS照明设计创办人/总设计师

这个问题其实经常遇到,如果遇到不太懂灯光的业主,他可能就会让你用投影、用3D、要酷炫,这是非常头痛的问题,然后又没有预算。


什么叫截然不同?这个度怎么把握?其实截然不同也有一些艺术范畴的尺度。


赵佳俊 西蒙 专业渠道推广部经理

我不是设计师,只是从厂商的角度来看,其实我觉得任何的灯光也好,室内空间的规划也好,宗旨其实是服务于人,对于室内设计、灯光设计来讲,需要提供人一个舒适的使用环境。


对于outdoor部分也好,泛光也好,虽然它其实是把建筑作为载体,让建筑看起来更加凸显它的材质,但是它其实也是让人来看的,所以总之一句话,我觉得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的设计,都要服务于人和尊重自然。


王凯 BPI碧甫照明设计 董事&上海办公室总经理

作为商业项目设计公司,这些问题肯定会面临的。我们碰到这种情况,通常只要去抓住客户的一个点,例如他的需求是要有视觉冲击力,视觉冲击力的目的就是要让他感到幸福,反过来思考,兴奋会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让人荷尔蒙上升。


根据这些需求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方案,当然这些事情一时半会儿急不了,时间会去解决很多问题。


张宸露 上海格锐照明设计合伙人&设计总监

其实这个问题应该每个设计师都遇到过,以前我可能会有些不理解,但是近几年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即存在即合理,现在业主看似无理的要求越来越多,但是仔细想想这些要求其实都是合理的,换个思路去想,业主为什么会有这种要求?他们的出发点可能会不一样。


比如说有的是被领导要求来负责灯光这件事情,但是他却没有把它做出彩,导致业绩不行;又如有些业主希望设计可以在夜间为他带来人流。所以每次遇到业主我都会去反问他:其实你想要的是什么?那么我们去根据业主想要的东西去帮他们做。




Q11 to all

从火光媒介到电光媒介再到今天的光电媒介,照明在城市夜景设计中承担了越来越多的表达作用,请问各位老师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王凯 BPI碧甫照明设计 董事&上海办公室总经理

从我的理解层面上看,照明在城市夜景中承担的角色,我其实还是希望能够更早地回归到生活的本身,就是从远的地方回归到近的低的、贴近我们的生活,可能城市尺度、街道尺度、街区的照明,我们BPI也非常乐意去做这部分的工作。


张宸露 上海格锐照明设计合伙人&设计总监

在夜晚中,城市灯光就是唱主角,所以现在大家可能会有些过度设计,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就挺模糊的,照明在城市夜景中它本来就是最重要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又要讲回设计师需要担当的社会责任,就是不能过度设计,或者引领其他设计师和人民群众往这样一个审美喜好去发展。




辛辣盲盒的问题还在持续收集中,大家可以扫描下方的二维码,提出自己的“疑难杂症”,没准你的问题,就恰巧得到解答了!快来参与提问吧!


👇👇👇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