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美团的王兴曾在饭否上写了这么一句话: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那时,照明行业已进入平稳增长状态。市场需求低迷,在同质化竞争和电商冲击等多重因素作用下,许多企业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

据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那一年,亏损的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同比增长19.83%,达到历史新高的550家;亏损企业总亏损额达31.56亿元,同比增长28.92%。


那时,人们在茶余饭后讨论着中美贸易摩擦和港岛的暴动。这些政经事件虽然沸沸扬扬的,但对很多照明人来说,对生意的直接影响和损失,还不是很大。


缤纷璀璨的灯光秀在全国各地上演,照耀着建国70周年的盛世锦绣。企业的招商会议照样开,各大展会依然是人头攒动;有人铆足了劲,废寝忘食地研发试图引爆市场的新品;有人尝试新的玩法,想要跨界破圈……


那时的我们,虽然口口声声说生意越来越难做,但依然信奉“上帝关闭了一道门,必将打开一扇窗”:只要足够努力,匠心以求,未来是明确的,且美好的。


我们从未遇到过真正的寒冬,直到新冠疫情爆发。


口罩、健康码、核酸报告,已成出行标配;芯片短缺与原材料涨价同在,房地产暴雷与拉闸限电并行;我们习惯了动辄一两个月的封控,对毫无预兆的停产停业,亦不感惊奇……


由疫情触发的经济危机,原来是如此寒冷,无奈。更让人惊恐的是,没有人知道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而经济的底部又在哪里?疫情的黑色翅膀之下,无数企业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


疫情三年,我们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度过那些措手不及的难熬时光?面对复杂动荡的市场环境,我们又改变了什么?收获了什么?


也许,每一个人,各有一番境遇和感悟。

封控,停产,停运

在鄢祥的记忆中,2020年的那个早春,寒冷而灰涩。


那年除夕,他驱车回到武汉,正准备跟家人过一个团圆年。未曾想,新冠疫情突如其来,一座1300万人口的大城市,一夜封城。


封控持续了整整76天。鄢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工厂停工,停产,业务陷入停滞状态,但房租、工资照常支出。员工居家办公,自己又被困在武汉城里,只能通过腾讯会议、钉钉等工具天天开会、交流。作为一名经营者,心头的焦虑、惶恐,可想而知。


鄢祥是广东夜太阳科技集团文旅公司的总经理。夜太阳以舞台灯光音响设备起家。2019年5月,鄢祥正式加盟夜太阳,肩负起开辟公司第二增长曲线——文旅亮化业务的重任。


不过,他的运气似乎不大好。


最初的几个月,他忙着组建团队,搭建产品体系。待一切准备就绪,12月初,政府一则“整治景观亮化工程过度化等政绩工程、面子工程问题”的通知,让文旅照明的虚火暂时退了一下烧。一个多月后,新冠疫情爆发,原本的业务计划完全被打乱。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继武汉之后,沈阳、北京、厦门、广州、南京、西安、杭州、深圳、东莞、长沙、上海、中山等全国各地陆续爆发疫情。


企业的正常运营遭遇打击,物流不畅,供应链中断,各地建材市场、灯具市场亦关门歇业。因疫情防控带来的阵发性、局部性生产经营活动停滞,也成为企业运营中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以夜太阳为例,从2020年1月至今,工厂就经历了至少3次以上的停工。


“有一次员工去了花都区一个阳性病例待过的周边场所,回来健康码就变成了红色,政府要求工厂停工三天,立马全员核酸检测。有的员工出差,刚到当地就发生了疫情,被封在当地酒店20多天,工作根本无法开展……”鄢祥皱着眉头说道。


夜太阳这些遭遇,这两年很多照明人都亲身经历过。


2021年12月,绍兴上虞区发生疫情,包括阳光照明在内的21家上市公司停工近1个月。今年初,东莞大朗镇3个月的时间里被封控两次,时间最长达24天。而本轮上海疫情,有的企业老板,已有两个多月没出小区。


业绩下滑

疫情反复之下,原材料涨价,芯片短缺,房地产暴雷,再叠加俄乌战争、美元加息,照明行业寒意深重,如履薄冰。


据悉,在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照明行业A股上市公司业绩情况中,30家照明应用企业有15家亏损,亏损面达50%;10家封装企业,仅一家盈利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照明行业相关A股上市企业2022年Q1业绩情况


而恒大暴雷,让兆驰、三雄·极光等多家企业大受牵连。兆驰江山易主,三雄·极光被恒大拖欠高达2.09亿元的债务,2021年度利润仅为2000多万元。

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里,中国经济一直保持着高速发展的态势。即便是近几年的新常态,照明行业也因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对实体产业的赋能,呈现出另一番新气象。


而如今,宏观、微观形势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在每一个具体的企业身上,都变成了一座大山,并促使企业不得不做出众多改变。


1.心态

这种改变,首先表现在心态上。


在以往,企业大多是一种基于确定性预期的经营方式。淡旺季、展会等都有明确的时间线,企业的新品研发、生产以及营销推广等活动亦有清晰的计划和节奏。而现在,我们不得不适应各种意外突发的状况。


各种不确定性因素,也给企业带来了一个比较大的心理创伤,那就是怀疑:不知道什么时候疫情可以结束?继续苦苦支撑下去,是否有意义?“降低预期”、“求稳”成为行业内一种普遍的心态。


过去,在企业的年会上,我们经常会听到“三年规划”、“五年规划”之类亢奋激昂的目标。而现在,特别是2022年全国多点同时爆发的疫情,让许多企业不敢去做哪怕三五个月之后的营销计划。企业的业绩目标也定得较为保守,市场更多的声音是怎样活下去,确保自己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2.管理强化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近日的一次直播中谈到,在互联网时代,大家喜欢聊流量,聊商业模式,聊新兴行业发展,但疫情让我们重新开始管理。


在外部经济形势较好的时候,站在风口之下,机会就可以带来增长。增长,增长,再增长,是很多企业的策略,而企业内部的许多问题也可以被速度掩盖。而疫情之下,企业也更加强调向管理要效益,注重现金流的健康性。


“这次疫情,让我们越发意识到粗放的发展不可取,必须提高自身的经营能力。”特优仕照明总经理何伟如此说道。


近两年来,特优仕照明不断修炼内功,优化各种流程,推进质量管理体系工作的全面提升,增强快速交付、订制响应等软实力,不断提高人效,降低企业经营成本。


夜太阳科技集团文旅公司则在这两年引进了阿米巴经营模、丰田精益产线管理模式鄢祥表示,公司将通过守——守住产品质量和成本管控,攻——激励奖惩和模式创新,强健体魄。


3.市场思路和业务调整

疫情之下,许多照明企业对市场思路和业务结构进行调整,将有限的资金、人力等资源,用在刀刃上。


不贪大,保证现金流和利润最重要


据鄢祥介绍,夜太阳科技集团文旅公司正向“声光水影文教”的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升级,并在今年4月提出了“微文旅”的概念。


前几年,许多城市大搞灯光秀,但也出现运动式、同质化等问题,并造成政府财政压力和社会资源浪费等现象。在鄢祥看来,严格的防疫措施持续耗损政府财政收入,经济下行,势必影响大型文旅项目的投入。这时,企业不要贪求看似风光的大项目,而应把重心放在提升人民生活幸福指数的“微文旅”上。

“微文旅,可能是一个公园,一个健身广场,一个社区。这样的项目金额可能就100多万元、两三百万元,但现金流好,实际利润也更高点……”鄢祥说道。


在他看来,将传统的舞美灯具、景观亮化艺术,大胆尝试将其微型化、智能化、系统化、简易化,改造创新,更加广泛地应用于城市公园、别墅庭院、度假村等微场景,不仅做到了“以人为本”,也是当前夜景照明企业保证现金流和良好利润点比较可行的突围之策。


应时而变,转变策略寻求发展


广东爱奇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创办于2016年,原先专注做单一的高端酒店业务。疫情发生以来,旅游业受到重创,公司的业务面临着极大的风险。这也让爱奇光电不得不调整业务定位,根据主要产品线延伸服务领域,如家装、餐饮等。


“我们发现家装档次越来越高,原先星级酒店的灯光设计手法越来越多地运用到别墅、高端住宅中。爱奇光电将积累的酒店照明产品和灯光设计服务导入家装领域,刚好水到渠成。”爱奇光电副总经理常学和说道。2020年底,爱奇光电开始在全国开设IG智能灯光体验中心,让品牌触达更多的经销商和消费者。

疫情这两年多来,也是JOJO照明布局高端家居市场的3年。JOJO原本专注于酒店工程领域,和爱奇光电一样,在酒店业大举受挫的情况下,公司也大力开拓高端家居照明业务。


尽管拥有五星级酒店的产品基因和项目经验,但家居渠道和工程渠道的玩法大相径庭。这也促使JOJO家居改变做市场的思路,重点搭建渠道赋能的底层服务能力。

据JOJO家居总经理敖紫薇透露,公司不仅搭建适用于家居场景的产品架构,并通过培训赋能、营销赋能、品牌赋能、设计赋能等组合拳,帮助传统经销商向服务商转型升级。


而爱奇光电和JOJO家居,只不过是疫情阴霾之下企业应时而动、及时调整业务策略的一个缩影。


拥抱新事物,搭上直播/短视频快车


疫情之下,直播、短视频迅速火热起来。许多企业开通了抖音、视频号、小红书等账号,拍产品,拍工艺,工地打卡,分享设计案例,谈市场,谈转型……内容纷呈。有的老板亲自下场,有的直播间里10多个小时不停转,大量的产品发布会、论坛等活动被搬到了云端。


开启直播和短视频,很多时候是被逼无奈。


“光荟说”主理人、成都恒坤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维就谈到,有次去上海出差,因为疫情会议临时被取消,回到深圳后又马上被要求隔离。也是在隔离期间,他开始尝试每天晚上跟业内的朋友连线抖音直播,既学习新知识,也宣传下公司产品和技术。用他的话来说,这就是“不要浪费每一次危机”


如果说整个疫情是晦败的灰色,那么直播和短视频,大概是照明行业里跳动着希望和热情的那抹火红了。


有那么几个瞬间,灵魂有那么一丝震撼。


当看到那个平日里有点孤高的新特丽照明董事长孙跃,放下身段,以诙谐幽默的表达和00后爱听的网络语言在抖音上与这个世界沟通时,我不知道,这背后藏了多少决心和勇气?

两年前的一个深夜,凌晨1点,偶然间刷到“灯带厂长”匡国华,他的外销生意在当时全部断绝,抱着试试的心态做起了抖音。


那段时间,每天晚上,都会看到他在直播间里大力地叫卖着产品,尽管直播间里很多时候只有区区的一二十人。没有观众那又如何?在实战中摸索学习、心态不染上病毒,最关键。


当鄢祥嘶哑着嗓音告诉你,今年4月,自己亲自上场总共做了20多场直播时,你会深刻地体会到,推动员工、经销商等整个体系,发自内心地拥抱新事物、新营销,决策层的身先士卒、表率作用是多么重要……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欧能照明、硅能照明、中昊光电、大峡谷照明、欧瑞博等都是云知光直播间里的常客。直播的时间绝大部分在晚上,老板们亲自坐镇,以空杯清零的心态去拥抱一个新事物。

繁荣时期,高速发展会掩盖企业的管理软弱和战略缺失。而疫情,也如一面镜子,让企业看到了自身的不足和短板。


一是感觉最欠缺的是企业蓄水池和护城河的建设不够充分。市场日趋理性,产品主义日渐回归,无品牌、无渠道、无技术优势的企业,很难在寒冬里生存下去。打造极致产品,深研用户需求,成为必须沉下心去做的功课。


二是经营能力的不足。疫情考验着企业的供应链、现金流、战略决策、危机应对、精益生产等各方面的综合能力。很多企业发现,自身的运营效率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三是人才的短缺。专业人才本就稀缺,疫情之下人们普遍的求稳心态,更增加了企业的招人难度。


四是难以掌握国外最新的市场需求和前沿技术。因无法跟国外客户线下沟通交流,也无法参加海外展会,让很多企业有闭门造车、井底之蛙之感。


五是防灾意识、危机意识的薄弱。

疫情之下,每一家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局。所不同的是,有人始终心怀一束光,主动出击,夯实基础,以确定性来抵抗不确定性。


今年4月,特优仕照明发布了鲲鹏系列酒店射灯新品。疫情这两年,公司一直保持着10%-20%的稳健增长

新特丽照明创新求变,开创“后装照明”,再一次引领行业潮流。


爱奇光电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一共开出了86家智能灯光体验馆。在实体店萎靡不振的当下,这是一份相当不错的成绩。


恒坤光电凭借着光学领域的技术优势以及对直播红利的把握,异军突起。

欧能照明抓住无主灯的风口,推出的超薄磁吸灯等新品燃爆行业,平均每年保持着200%以上的增长速度


夜太阳文旅今年签订了不少微文旅项目。经济危机下,文旅亮化业务从0开始,目前已实现几千万元的年销售额


匡国华的抖音号已经积累起来了10W+的粉丝。不断地尝试、试错,让他渐渐摸清楚了抖音的门道,通过抖音引流、私域成交的模式,今年前4个多月的销量比去年增加了一倍


这每一份成绩的背后,都浸透了无数努力的心血;每一寸进步,都来之不易。

近几个月来,走了一些企业,听到了一些声音。有的用极为悲观的词语“哀鸿遍野”来形容目前行业的情况。也许,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曾经的繁花似锦,让我们此时此刻如此焦虑失措。


今年是疫情的第三个年头,这漫长的经济寒冬,很多人第一次经历。但站在时间的长河里,这样的场景,在不同的时空,曾经无数次上演。


《基业长青》的作者吉姆·柯林斯曾说,在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下,曾诞生了一批非常卓越的公司,如惠普、德州仪器等。危局与机遇,从来都是一体两面的。


疫情终将会结束,中国经济的基本盘仍在。然而,光喊口号,光苦熬,是很难见到第二天的太阳的。


而事实上,自我变革从来都是企业化危为安最好的方式。



栏目 | 云知光-光芒
作者|有匪君子 编辑|粥粥 视觉设计|王家昌
图片来源 | 企业提供


光芒 | 王孟源:技术创新的信仰与自我坚持

为何都说要在规划早期引入照明,国际获奖大户OVI作了完美诠释!

杨国顶:一切不以变现为目的的流量都是耍流氓!